分享至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向以心狠彪悍闻名的邓文迪,不会料到,自己和默多克的结合,前后都尝尽了狼狈。

在遇见默多克之前,邓文迪的人生,都轻易达到了她想要的目的。

离开中国、前往美国,有签证,还有绿卡。

从加州州立大学,再到耶鲁大学。

从打工者,到传媒集团里的音乐频道负责人,最后跻身了纽约曼哈顿的上流社交圈。

实现了她人生最大的跨越。

此前,她只是来自中国一个小城市的女性,在没有认识本土强有力人脉的情况下,达到了以上的目标。

可以说,邓文迪的能力非常强。

但在默多克旗下的报刊眼里,她一开始就被媒体公开挖料讽刺。

很多人听过当年18岁的她,插足一对美国夫妇的故事。

男方长她30岁!

起初女主人对邓文迪很友好,还让她来美国家里住,安排女儿的房间共住。

女主人以为自己是在行善,所以很乐意这样做。

直到她发现了自己的老公,和年轻的邓文迪在旅馆拍摄的挑逗性照片。

So,这段几十年的婚姻,毁了!

Over了!

But,邓文迪上位了。

因为第一任丈夫杰克·切瑞的关系,她有了美国绿卡。

这就是关于邓文迪美国上位史的第一part故事,里面有真有假。

但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这个料,最初是由《华尔街日报》刊登出来的。

《华尔街日报》当时还没被默多克买下。

而那时邓文迪已经正式成为默多克的合法妻子了。

收购,是后来的事。

明知文章内容的对象,是传媒大亨的妻子,《华尔街日报》为何会这么不给面子?

这个,还真不清楚。

反正当年,文章属于人物调查类,该报的记者专门去采访了跟邓文迪有过交集的人。

前夫、前男友以及同学朋友等,汇集成为了一篇邓文迪此前不为人知的、不光彩的浪漫史,和上位史。

因为此文风格特别不《华尔街日报》,外界还把它定义属于小报式揭丑。

因为文章里,把邓文迪描绘得十分有心计,默多克方面的新闻集团,不得不站出来指责该报纸,“恶意的胡说八道”。

但这种指责,也不懂意义在哪。

反正故事有人信了。

再后来,就是关于离婚的报道了。

邓文迪的处境更加尴尬。

因为各路媒体的报道,很多人都吐槽她和克莱尔那档子事。

而且,当时默多克甩人的手段,也是挺狠的。

和邓文迪结婚14年,默多克当初决定要离婚的时候,也是很突然的。

去法院提交了文件,邓文迪才知道,此前完全被蒙在鼓里。

因为有婚前协议,所以邓文迪并没有分走大额资产。

外媒普遍报道的是,纽约第五大道的一套公寓,价值3700万英镑。

北京的一套四合院,还有一艘游艇。

并没有默多克第四任妻子杰瑞得到的多。

人家杰瑞还能在离婚时,共同发声明说未来仍是朋友关系。

但邓文迪,却没有得到这样的声明。

并且,她那时的声誉,是被打击了的。

关于默多克两个前妻的待遇,英小报《每日邮报》专门发文谈了一下。

简单来说就是,邓文迪离婚时,比默多克的第4任妻子杰瑞,糟糕得多。

邓文迪觉得很丢脸,而人家杰瑞到手的,比她自己预期中好得多。

更重要的是,杰瑞的名声,完好无损。

和默多克的结合中,邓文迪和杰瑞也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邓文迪保护默多克——一掌拍退了欲攻击默多克的人。

而杰瑞,则是在疫情期间,充当看门人的角色。

并且,两位和默多克的相识过程,都很短暂。

但邓文迪的确比杰瑞的时间更长。

体现在哪呢?

虽然默多克已经很老了,但给足了邓文迪控制权和宠爱的空间。

结婚时,默多克的母亲出席了婚礼。

见证了默多克对邓文迪的承诺:

“我会永远照顾文迪!”

2007年的时候,有友人看到默多克对邓文迪言听计从的画面。

当时,他们在加勒比海度假,在游艇上默多克偶尔会谈论他的媒体业务。

过程中,邓文迪一直打断他,不过他没有生气。

不久后,邓文迪突然站起来,撂下一句“Time to go”,谈到兴头上的默多克竟然照做了。

那个友人惊呆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宠爱邓文迪的默多克,也走到了离婚的地步。

而且手续办得挺快的。

成为过去式的邓文迪,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地对待前夫。

因为不再是传媒大亨默多克合法妻子的邓文迪,失去了在上流圈子继续待下去的底气。

“在默多克周围的圈子里,每个人仍旧喜欢第四任杰瑞,而文迪被当作了局外人对待!”

在离开默多克、重新开展恋情的邓文迪,渐渐缺席了时尚、慈善和艺术的许多活动。

甚至默多克的许多家族聚会,她出现的几率也不高。

因为杰瑞的原因,她和默多克之间,也没啥好谈论的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大女儿也长大了。

格蕾丝在2019年的时候,去了《华尔街日报》实习了2个月。

没错!

就是当年翻她母亲料的《华尔街日报》。

英媒做了个假设,邓文迪是否会和也离婚的杰瑞成为好朋友?

他们给出的结论是:不会!

可能会隔着大老远看着对方,然后心里会闪过许多情绪!

额……

这,应该不会是邓文迪会做的事。

因为,她总是move得那么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